鹿门汪天门户网站
鹿门汪天门户网站>财经>从站在“云端”到泡沫破灭之后 暴风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从站在“云端”到泡沫破灭之后 暴风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温/周熊飞

顾名思义,暴风集团目前正处于风暴之中。

据锌金融报道,9月28日,暴风集团宣布,该公司2019年6月30日的合并财务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23939.82万元。经审计后,本公司于2019年底出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负风险。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可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风集团暂停上市的暗示性声明来自互联网。

对此,暴风集团表示,由于内外环境的影响,公司的管理和技术人员不断流失,这将对公司业务运营的稳定性造成不确定性。

回顾2015年a股上市的风暴,可以说“云”与“地”的区别。从“云”中坠落

2015年3月24日,暴风城a股上市。从上市的第一天到当年的5月4日,这只股票已经连续上涨了29次。

那一年不仅是中国a股的亮点,也是一场风暴。据腾讯深圳报道,自2014年第三季度推出以来,仅8个月时间,中国股市就从2015年6月12日的逾2000点攀升至5178点。这一增长令该行业大为吃惊。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2015年5月13日,风暴当天的总市值达到303亿元,而其竞争对手优酷土豆(Youku Tudou)的总市值仅为40.7亿美元,约合252亿元。

冯欣自己跟随公司市值的上升,成为财富的“火箭”。当年3月25日,他的身价为3亿英镑,但到5月21日,他已经达到74亿英镑。于是,冯欣和他的风暴技术来到了“云”。

此后,暴风科技获得了它的名字“交易王”(trading king),它还有另一个更神奇的名字——“恶魔股票”。冯欣可能对这些名字感到满意。他告诉媒体,“我也不喜欢恶魔股票这个词,但是没有其他词来描述当前的情况。”

人们开心的时候就开心,但是他们也很容易变傻。经历了迅速上升的“回溯感”后,冯欣认为自己已经获得了互联网加a股的成功“化学效应”,并做出了延期决定。因此,暴风骤雨在2015年5月以超过300亿元的市值高点,宣布了以虚拟现实、体育和电视为未来主要方向的“全球dt娱乐”战略。为了快速建立生态,冯欣的策略是快速收购。

尽管暴风公司宣布新战略后股价上涨至每股327.01元。而且之后还播下了“坠落”的种子。当时,尽管斯托启动了收购计划,但资本流动并不多。到2015年7月,随着a股市场环境的变化,暴风骤雨的股价开始呈现下降趋势,到10月暴风骤雨终于停止交易。

战略转型和并购失败使得斯托在股价高企时无法从公开市场获得资金。截至2016年9月,暴风城的股价已经下跌了80%,到目前为止暴风城和冯欣已经从“云”中跌落。风暴渡劫

为了恢复衰退并回到“亮点”时刻,风暴做了许多尝试,但都失败了。

暴风城将于2016年推出一项名为“n421”的战略,其中包括四个战略平台:暴风城视频、暴风城电视、暴风城镜子和暴风城体育。但是当这些平台上线时,它们都被不同规模的对手包围和压制。

以风暴为荣的风暴视频首先被包围。在那年的版权战争中,传统播放器storm video实际上是“一个人四只手”。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当时都建立了自己的在线视频平台。然而,暴风影音没有看到在线视频的潜力,也没有进行适当的转换。因此,它最终输给了英美烟草的“爱友腾”。

暴风镜(Stormwind Mirror)是一款vr眼镜,曾经以低价策略吸引了消费者的体验,在推出初期确实赚了足够的眼球和销量。然而,由于虚拟现实技术发展的限制,暴风镜已经成为用户“使用后丢弃”的鸡肋。虚拟现实产业的失败也注定了暴风镜会成为一个泡沫。

同样,对于暴风运动来说,暴风运动也是它可以摆脱的产品。毕竟,它有望成为第一个网络体育平台。然而,体育信息不仅仅是关于这场风暴,还涉及到比赛直播的版权问题。没有平台功能,自燃无法留住用户,因此风暴运动也以“凉爽”告终。

风暴电视(Storm TV)作为风暴的最后一件武器,再次回到战场,但一旦进入战场,它就受到来自多个方向的压力。当时,第十四届中国数字电视产业发展大会于2018年召开。会议指出,网络电视市场的规模将进一步缩小。当前彩电行业正处于市场调整期,整体增长乏力。

与此同时,自2014年以来,许多网络电视品牌已经诞生,包括守夜人、鲸鱼、pptv、小米和华为。其中,小米处于主导地位。风暴电视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这可以从去年“618电子商务”节电视品牌的在线销售中看出。在销售份额表中,storm TV仅排在第10位,在第一层前面有太多的竞争对手。

“618”电视品牌网上零售量分享2018年互联网图片

此时,风暴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泡沫。泡沫破裂后

在上市后,暴风科技在突然激增后“迅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腾讯深网数据显示,storm technology 2015年上市,盈利1.58亿元,但2016 -2017年分别亏损2.42亿元和1.75亿元,2018年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8.87亿元。

从2015年到2019年,总共在风暴前后提出了三个有针对性的额外融资计划,但最终没有一个获得批准。

冯欣后来告诉媒体,错误的主要原因是“他和他的团队没有a股资本市场的经验,不了解不同属性的资金”。雷军在2013年8月已经说过这句话。

现在让我们看看今天的风暴和冯欣。雷军当时怒火中烧。他足够敏锐,能够观察事物。

本月4日晚,暴风集团宣布公司已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由于涉嫌非法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暴风集团展开调查。早在今年7月,“上海检察”微信公众号就发布消息称,静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冯欣,罪名是涉嫌贿赂非国家人员和贪污职务。

“上海检察”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冯欣批准逮捕的照片来自互联网。

出于这些原因,深交所于9月16日决定公开谴责该公司和冯欣。根据有关规定,在过去12个月中,该公司已受到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不得发行证券。此外,从目前的角度来看,风暴上市计划也应该失败。

从站在“云”里到泡沫破裂后,也许冯欣仍然会想起大部分的暴风雨和他站在“云”里的日子。

资料来源:36克朗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